臥水

【ACCA,利格利】酒

  • 噗浪首發。微修。


格羅蘇拉將開了瓶的紅酒倒入玻璃高腳杯裡,只倒了一半就停手。


此時深夜,不宜多飲。


他持著高腳杯走到了窗前,紅酒濃重而深邃的色澤隨著他的步伐晃盪,泛起了寶石般的華光,飲一口,濃郁綿密,只有些澀,與他曾喝過的口感不太相同。


一意識到這點,他頓時沒了喝酒的興致,將高腳杯放到了窗台上,看到了隔著一片玻璃的外頭,窗櫺凍著幾許雪花。


早上巴登下了一陣子雪,小小的,時間短,是今年的初雪。


下過了初雪,一年也就快到底了。


距離那場政變,也快過了兩年,他曾幾次想過那...

【ACCA,尼吉】相望一刻如火如荼(五)

吉恩掛了尼諾的電話,看著螢幕上顯示通話時間就寥寥的四分多鐘,看了老半天,還是收起了手機,踏了踏發麻的腳,回資料室去。


罵了人還打回去?他沒這麼厚的臉皮,哪怕尼諾打來才講了一點點時間,他覺得可惜。


資料室的職員仍在忙碌著,只是在吉恩原本坐的地方多了一人。


那人聽到吉恩的腳步聲,回過頭來,是吉恩有些印象的一張臉。


這張臉呢,來前課長就讓他看過照片了,佩西區的代理隊長,叫作索利亞的,肌膚微黑,眼大而深,那一對濃眉要讓人沒印象也難。


索利亞是從普拉內塔區來的人,單看面相,會認為他是個樸實剛毅之人,看到吉恩,結束了...

【ACCA,尼吉尼】你是我的夢

  • 噗浪首發。有修改。

 -


1. 失憶


有次吉恩和尼諾喝酒,兩人半醉半醒間,尼諾聽見吉恩問他「有沒有後悔過遇見我」。


尼諾望向吉恩醉得通紅的臉龐,王子殿下今日喝了比平時自己灌他還要多的酒,手一拍撐在桌上,彎著上半身越過桌面扯過自己衣領。


他們的臉靠得很近,吉恩的呼息甚至拂在了尼諾面上,炙熱、潮濕,帶著濃濃酒氣,熏得尼諾腦袋更加昏沉了起來。


於是尼諾衝口而出:「有。」


吉恩放開了他的衣領,搖晃著坐了回去。


「在你小時候,很小很小,幾個月大的時候,我想過若...

【ACCA,惡友向】家

  • 噗浪首發。現打果汁修改版(?)。

  • 因為電腦送修沒法趕《如火如荼》而突發的小短文,突然就想寫友情向。

  • 對我而言,這對惡友都擁有強大的心靈。

  • 沒什麼目的性的惡友對談錄。

 -


新的一年要到了。


明年的伊始無疑是哆瓦王國大部分人民所期待的,正好趕上了前後兩個國定假日,連成了十日假期,ACCA監察課也毫無例外地沾染了這歡騰氣氛,在上班的最後一天,眾人心思已不在工作上,而是互相交流著要如何度假。


諾特的老婆回來了,一家子早就計劃好了要去朱莫克區玩個三四天,之後再搭船去比拉區;凱利、伯勞和阿特利約好了要去斯維茨區,最近那裡剛開放,...

【ACCA,尼吉尼】開車須謹慎

https://justpaste.it/16j1b
→外聯文章網址


  • 這一次若再鎖就放棄了。肉。

  • 尼吉尼都有。

【ACCA,尼吉】相望一刻如火如荼(四)

  • 這回比較囉嗦。


尼諾打來的時候,吉恩剛把一疊文件山消下去三分之一,才想伸個懶腰,外套口袋裡的手機就大響,驚得他掏出手機就起身往外走。


「我接個電話。」


資料室的職員偷空看了看吉恩,嘴上禮貌地說:「好的,副課長。」隨即又跟文件山奮鬥去了。


吉恩見是尼諾打來的,先按了通話鍵,四顧找好說話的地點,穿過了資料室外頭的長廊,再往左拐,盡頭有一個無人的小陽台,他連忙朝那邊奔過去,站定了才把手機放到耳邊。


他才跨進去陽台,剛好一陣帶著鹹味的順風颳來,颳得他打理得好好的頭髮都往後飛扯。


吉恩顧不上扒...

【ACCA,尼吉】相望一刻如火如荼(三)

在到佩西區前,吉恩沒吃多少飛機上的餐,於是在看到了一間外帶速食店後,讓亞姆先停車。


吉恩問:「你吃過了嗎?」


亞姆先是反射性地說「喝了拿鐵」,而後才嚇了一跳,連連擺手:「不必麻煩副課長。」


吉恩笑,出了車門,回來時帶了兩份套餐。


亞姆不知所措地抱著還熱呼的速食店餐盒,吉恩可不管他,拿了個漢堡直接開吃,味道普通,和朱莫克區的那家「椴木」沒法比,可分量卻是適當得多。


「謝、謝謝副課長。」亞姆將餐盒放到駕駛座和副駕駛座之間的放置箱,不好意思地搔頭。


「該吃還是要吃。」吉恩嚥下了那口漢堡,又問:...

【ACCA,吉尼】求愛拒不了

  • 標題粗暴,簡單來說就是工作途中的一次短短爆氣。
  • 嗚嗚嗚這種想趕稿卻沒時間的感覺好銷魂。
  • 啊我互攻派的。
  • 剛好看到噗浪上追蹤的某位太太說起尼諾受就猛然打開的猛獸開關。
  • 話說回來,我還是很純情啦。
  • 廢話很多,以下直接開始。↓


尼諾在四十年以來的人生中,難得有如現今這麼尷尬的局面。


男人喝了酒多半就是狼,這話在今天的吉恩身上得到驗證。


……至少吉恩放在他身上的手,那位置實在挺為難的。


尼諾也不知吉恩打哪來的性知識,總之在他看到吉恩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潤滑劑時,他是真真切切地嚇了一跳。...

【阿松,材木松】臨終(三)END

  • 角色死亡,慎入。
  • 黑道松,一年前舊稿。


在赤塚組接連失去三位當家後的兩年,松野家么子去世,享年五十五歲。

死因是在赤塚組開辦企業的一場剪綵典禮上,對頭組裡派了個孩子上台獻花,花裡藏著定時炸彈。

炸得身首分離,手腳粉碎,而孩子也難逃死亡,卻在當下被椴松推到一旁,尚且能留個全屍。

由於肉屑太多,拼湊不成,最終葬入赤塚組墓地的,是連骨頭都燒成灰的罈子。

赤塚組內人心惶惶,如今只剩兩位當家。

可兩位當家經此一事,看著頹喪了,短短幾個月,老態畢現,目光黯淡,白髮叢生。


彷彿什麼時候跟著去了,也不意外。


上下一片哀...

【阿松,數字松】臨終(二)


  • 角色死亡,慎入。



  • 黑道松。一年前舊稿Part 2。




掌心內攤著血,腥澀,黏稠,逐漸乾涸成薄薄一層血片,其中鎖鏈似地絞成一條條暗紅的,那是掌紋。


一松看著,倒是不驚慌,只覺得新鮮。


他手上沾了多少人血,如今竟是真輪到他自己了。



肺癌末期,肝病也就那麼吊著,吐血這事實在不讓人意外,至少一松態度挺淡的,在看了診斷書後,還能笑著點了根菸。


「你還抽?」唐松蹙眉,才伸出手,就被一松擋掉。


「抽是個死,不抽也是個死,你管我呢。」


輕松坐在辦公桌前,推了推眼鏡,慢慢看著一松那份...

  1/18  
灣家人,文章第二手放置處。
Lips only sing when they cannot kiss.